甜蜜嘚絗憶

爱许巍,爱村上,爱王小波,纯真、质朴、浪漫。

爱阅读爱音乐爱看电影,喜爱这艺术的种种呈现。

爱有思想的写作,爱随拍摄影,光影和文字记住我的时光。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王小波

男人四十

   在无限期等待的时候,J从包里抽出一个信封交给我,“晚上我老婆来接,我得直接回家,这个你帮我装好。”我说好,掂摩了一下收妥,沉甸甸的,很有分量。在这之前,我不认为这么有权势的男人也要存私房钱。在那一刻,我觉得这个男人威严间透露出的小心翼翼的气息,完全不亚于他私下里跟我们讨论妞儿们时眉飞色舞的喜悦。

   J已经年近四十,刚好过了不惑,成熟倜傥的迈向知天命的阶段。在常人的思维里,这样的男人极具杀伤力,魅力与成熟一起共存,睿智与机敏都在巅峰,一枝花的年纪。事实上,J比这些还要牛逼一些。

   在这座城市里,他是一个典型的中高层阶级,拥有大号的房产,开黑色霸气的SUV,资产我们估了一下,照我们每月工资的进度,要再往后领个几百年也赶超不了。这本是个颠倒的社会,人生也是一个循环的流水账。当我们这些不算年老的后生开着倒了七手或者八手的江淮老气横秋的加不上码时,人家早已驾着大奔如一道闪电霹雳般华丽飘过路口,用年轻的口吻说,小伙子们,快点。

   你看,同样是车,一个引擎四个轮子,江淮跟大奔就很像。同样是男人,两条腿一个鸟,我们也很像,但内在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想一想,吕布驾上赤兔之前,也不过是个匹夫,安禄山骑上杨贵妃之前,也只是个跳的一把好回旋舞的胡儿。这样阿Q假想一下,就能让我们这些老小伙子们心里快乐一点,然后朝着J这样的方向,好歹有个奔头。

   J虽已年近四十,照常理来推测,这样的男人应该是脑满肠肥,大腹便便,顶也要谢个一圈,但他并不这样,他身材精壮,没有大肚子,没有肥屁股,目光通透犀利,举手投足间一股精英气,都不拖泥带水,而且时尚苹果一套齐全,不带大金链子。况且他还读书学习,管理之道以外,跟我们讨论大宋的江山,跟我们谈说明朝的灭亡。谈笑间,当然也少不了连我们都还没听到过的最新的黄段子。

  这样的男人,真是现如今的小女人们眼中的抢手货,若他再帅点,再风流些,他想收下的女人们的裙子和腿一准是两条平行线,不存在结合为一体的可能。事实上,到了这个年龄段,长相的帅已经不会是一个增加他魅力的具象的条件了。J有老婆,也有年龄不大的儿子,坊间绯闻亦不少,我们亦从来没听说过他把那个女人带回过家,做出过放肆的行为,这也不失为一桩美谈。

   事实上,嫂子并不是特别的出众漂亮,而且也不年轻,这样的物理条件,以世风常理论断,又增加了这桩美谈的美誉度。

   因为天气原因,航班已经无限期的推迟,天色向晚。我不想看和听周围人焦虑不安的表情和啰嗦的不满,起身向外,百无聊赖的瞎逛,然后一头埋进书店。机场的书店就是这样,显眼的位置永远少不了各种管理学和成功学,壁挂电视里永远少不了演讲和说道。我想了一想,若有机会做一个这样的传媒公司,我一定会请来J并且把他也包装一下做一个忽悠大师,陈安之也要退避三舍,他拥有这样的本领。

   我逛回来时,J向我抱怨这个机场的WIFI总是不好使,是的,他需要办公,日理万机。有句话说的很好,日理万机的男人晚上才有鸡可理,日不理万机的男人晚上就没鸡可理。这是真理,这道理放在我们这两位级别分明的男人身上,贴切的很。接着的闲暇时间里,他开始跟我讲各个航空公司的优劣,区别以及有关这方面的潜规则,同时延伸到他们各自的管理,流程问题,这差不多是职业病。当热也少不了告诉我到底哪个航空公司的空姐质量更加好,这差不多是男人的本性。

   讲的时候不忘嘴角一弩示意我看迎面走来的一个漂亮姑娘,这就是区别,有的人可以同时做很多事,有的人只能做一件事。此时,我专心听J在讲,而他在讲的时候还有时间用眼神做其他事。我看过去的时候,正专注于这个姑娘的修长美腿和黑丝短裙,他就告诉我不行,是个飞机场,我再往上看,才发现这个问题。是的,大人物总是纵贯全局,在意细节,分秒中高低立判。

   “晚点,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还能干什么,在候机。”剩下的时间里我又听到J这样跟对方讲,嫂子查岗总是这么细心,查的次数多了他也会不耐烦。

   我不知道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是女人总会焦虑,男人总会不耐烦。聪明的女人有聪明的办法,笨女人也有笨的办法,聪明的男人游刃有余,笨男人总是拙劣。我也不知道情感或者婚姻是不是一定需要一场旷日持久且不露声色的保卫战。但我知道最起码需要经营,像这样的时候,电话跟踪,是关怀,也是监控。当然这需要分寸以及火候,经常有人拿捏不定这个度,所以他们并不高明。

   但是高明亦又如何,在全方位的眼线布控以及监控之中,J依然有很多的绯闻传说,并且能处理的很好,我不知道嫂子的保卫战是否成功,照目前的情况看,J在外面可能并不缺少他想要的东西,家里面当然也是和美幸福。财政大权自己都不掌,私下里还要存私房钱,这真是一种无上的尊重。这样的安定局面,是努力的因由有果,还是冥冥注定,我不得而知。

   不在本地的时候,在外面的日子里,J的私生活可谓香艳至极,大家都有所耳闻。我只是饭局上听说各种趣事,并没有亲眼所见。据说他看上的妞儿们,一杯酒就是一大把票子,估计两杯酒就是我们一个月的辛苦工钱。也据说他所要服务的价格是天文数字,我听到那个数目的时候,真是惊呆了。那可是好多次大保健的总和,我想,那样的姑娘会是如何的国色天香,是否有波多野结衣的身段,有志玲儿的声音,有阿娇的面庞,有...这当然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像这么个玩意儿,我看他们古今大部分人都躲不开。有的人很放肆,有的人很谨慎。我并不知晓如何去评判一个男人到底是好是坏。我看到谚语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认为在这个方面上,也有一个对立面。钱权好像总与美色纠葛在一起,如果没钱权,那就只剩美色了。外面的男人也罢,我身边的男人也好,总是这样。时间长久了,再看到这样的故事,一点也不惊心动魄,一点也不波澜壮阔,一点也不好玩。

   当我们回程的时候,我坐在后排,听着前排的J同坐在一起的一个姑娘聊了差不多一程,这让我又长了见识,他真是有着不尽的精力。是个行动派,无论在哪个方面。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这个成就,反观我,差远了。我们走出出口的时候,嫂子已经带着孩子在门外等候多时,见了他出来,一脸的幸福模样,我们晚了五个多小时,当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她开着车子接我们回去的时候,听他在讲这几天的一些事情。我知道,他只讲一些事情,不讲一些事情。她听到一个版本,不知道另外一个版本。

   总有女人这样监控自己的男人,一定要知道他们在外面是同男人在一起,她们才放心。依我多年之见,我认为这就是一个悖论。我觉得,一个男人,他可能并不会做出什么坏事。而几个男人的时候,他们可能并不一定去做什么好事。我觉得这是我总结出的这个,有几分道理。

   所以我总看到年轻的姑娘们整天表现的爱来爱去,至善至美,她们认为他们的小男人一定是纯洁的像一块白纸,整天就只顾柏拉图。总看到少妇们整天表现的无所畏惧,只顾装点自己的门面。她们认为他们的老男人总是不老实,不能省心。

   后者表现的知晓这一切道理,生怕有朝一日黄脸泼婆了,自己那成就俱有的男人会被前者勾搭走。这同样是一种危机感,而且是一种长期的,久久不能消散。我并没见过全然不在乎这些的人,我只见过会装的人。而无论你的观念会如何,生活总会告诉你一切。

   像J这样的一个男人,只是一个缩影,这样的男人,难能单纯的分辨好坏。这世间的人,早已没有纯粹的好坏之分。聪明的人,总不会扯拖于这些问题。他们知道,生活总是这样,你知道一些,不知道另外一些,但无妨这所有的一些正在有条不紊的发生着。

评论(27)

热度(43)

  1. 西南幽草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2. Ashly的真实人生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3. 无法言表的伤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4. 豌豆公主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生心中有你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6. 延之敏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7. 绿黛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8. 长腿怪叔叔甜蜜嘚絗憶 转载了此文字
    不错